书画联盟-古玩百科_琴棋书画_珠宝玉石_文玩瓷杂_收藏艺术_鉴赏交流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1|回复: 0

我与通城八百壮士金汉朝文物的亲密接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8-24 12:3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刘亚敏:我与通城“八百壮士”金汉朝文物的亲密接触

刘亚敏  古籍

2015年3月16日,《通城与八百壮士》电视专题片摄制组一行3人前往塘湖镇龙印村就汪美菊大妈如何保护公公金汉朝遗留的“八百壮士”文物进行采访和取镜。

当我们来到雅雀山下的元藻屋时,大妈正坐在那两间低矮、破旧的瓦屋前茫然的张望。由于痛风,她的腿脚有些不便,家里又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,看上去显得有些孤单和凄楚。但见到我们后,她那一脸的微笑和细声细气的谈吐,给人的感觉依旧是亲切和善良。

汪美菊大妈采访照

得知我们的来意,她马上开始配合,问什么答什么。但当我们把摄像机的镜头对准她时,她的窘迫和紧张就显现了出来。我们事先拟好的一句独白——“我公公金汉朝、遗留下来的、一些八百壮士的文物、一直由我婆婆保管。婆婆临终前,托付我保管。”虽作重点提示和多处断开,但她却一直未能表达完整,甚至有点语无伦次,越说越糊涂。我们改由她就自己的意思说,经过近半小时的反复演示,勉强过关。是啊,大妈老了、病了,牙齿也掉落得差不多了,思想上的事由不得她,难道她不愿在电视上表现得更好吗?!

大娘今年74岁,老伴金幼民在十年前就去世了。由于家贫,儿子一直在外打工,生活上的事多由嫁在本镇塘湖村王团屋的女儿照顾。近年来,我带朋友或领导专程来拜访她已不下10次,不在这里,就在那里。每次拜访她,都出于同一个目的,就是观赏她保管的“八百壮士”文物。而我每次乐于带路,也都是信守当年的承诺,铭记当初的情感。

30年前的1985年,我刚参加文化工作,文化局要求我们进村入户征集民间工艺美术作品。我为了尽快完成工作任务,就请乡门宽的父亲带我从这家亲戚走到那家亲戚。一天,我们来到元藻屋的二姑家,在二姑家吃中饭。姑父是村支书,平时对我们父子特好,翻出一本老旧的《金氏宗谱》来给我,表示支持工作。



军用差假证正反面

我觉得这东西有点不合要求,又不好意思拒绝。姑父看出了我的心思,急忙又到左邻右舍去帮我串问。美菊大妈就住在二姑家附近,那时称呼她阿姨,见我们去了,急忙的倒茶请座。在姑父的介绍下,她从一只木箱里拿出一个小布包给我们看。

小包是凡布的,褐黄色,有一些岁月烙定了的严重绉纹,好象还有几丝血渍。打开布包,从里面倒出来上10件小物品和1张纸条。物品中有两枚私章,1个推盖式的小章盒,5枚证章,1块记录金汉朝名字信息的小方布。由于纸、布、铜、骨上的文字都是繁体、要么是篆书、要么是手迹,就我当时的阅历和水平,很难了解这些物品的真实内涵。但有1枚 “孤军营敬制”的谢团长纪念像章让我爱不释手。这枚像章上的人物气宇轩昂,铜材上保留下来的包浆更凸显了他的刚劲。

听美菊阿姨讲:“这些东西都是公公金汉朝遗留下来的,公公虽不透露其来历,却一直像在用生命保护它们,婆婆也视其为传家珍宝。婆婆死的时候,知道我细心,就委托我保管,还叮嘱我千万不能丢失,不能让幼民知道存放的地方。果真,婆婆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刚分田到户那年,幼民木匠不愿干了,想出去搞外贸,到处借钱要去广州发财。有一次他出去几个月没有回来,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,立即去找那包东西,果然不见了,心里一直嘣嘣的跳。

好在后来老幼把东西带回来了,据说广州地方贩洋钱的生意才好做,这些个小物件没人识货,值不了几元钱。真是谢天谢地。但他还是想打这些东西的主意,一直把它们藏在自己身上不肯还给我。硬要行不通,我就待机去偷。一次,趁他洗澡的时候,我终于得手了。以后,再也没有让他知道东西的下落。”听完汪阿姨的传奇故事,我知道这些东西与民间工艺美术品不沾边,但与军队和战争息息相关,它们在我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让我一见之后,再也不能忘怀。




1995年8月,我县民间收藏家冯俊因向上海市闸北区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捐赠了1枚谢团长纪念铜章,被特邀赴上海参加抗战胜利50周年纪念活动的揭牌仪式。这一消息在全县不胫而走并吸引了好多有识之士的关心。据冯俊介绍,他捐赠的那枚谢团长纪念章是他1992年在县公安局得到的,是当时全国发现的第2枚,看图片,与我在美菊大妈家见到的一模一样。自此,我开始查阅关于上海保卫战、淞沪保卫战、四行仓库等方面的历史知识和资料信息,初步知道了“八百壮士”这一英雄群体,知道通城与“八百壮士”密切相关,推断美菊大妈家的那些证章都是“八百壮士”的遗物,都是不可多得的无价之宝。一段时间,境内的文物贩子很多,我怕大妈家的文物被人骗走,几次上她家去提醒东西的重要性,要她妥善保管,她也一直牢记在心。


2009年3月,我县以孔庆平,吴清龙,陈水兵等青年为首的民间人士发起成立了寻访通城籍“八百壮士”足迹特别调查行动小组,我作为热心人也应邀参加。5月,在参加了为部分壮士墓统一树碑活动后,我将在美菊大妈家发现的信息告诉了调查小组吕杏庐、李斌、孔庆平、冯俊等部分同志。6月7日,在大家急切心情的迫使下,我征得大妈同意,让大伙见到了那批“八百壮士”的珍贵文物。为了保密起见,我以前一直没有拍照。这次我特意带上相机,将所有文物都一一进行了拍摄,以勉今后想见、想摸的人多了,损坏文物的品相。

不是特殊情况,一般人难见实物。有了照片,我就能把文物介绍得相对准确。忠贞奖章,金属镀金材质,心形,上连蓝底白条布质佩饰,正面主图为国民党党徽和嘉禾图案,背面有隶书“忠贞奖章”和024的编号字样,另有配套的包装布袋,上有与奖章相同的章名和编号;谢团长纪念章,青铜质,圆形,上嵌方形扁孔挂槽,圆径约28mm,正面主图为谢晋元团长正面军装头像,上、下隶书“谢团长纪念像”、“孤军营敬制”字样,背面为317编号;军校毕业纪念章,金属材质,棱形,正面主图为蓝色太阳外放金色光芒,太阳中间有白色“军校”字体和一个门栓状的符号,背面镀金,红铜扣针下凹压有“毕业纪念”、“邹定陆”字样;军委会干总五纪念章,金属材质,圆形,直径约26mm,正面中心主图为黄色梅花、下方为绿色地球上的黄色民国地图及对称的白色羽翼、上方是红色美术体的“军委会干总五”字样,周围是蓝色的边饰,背面扣针周边有“军官总队五大队纪念章”字样,下方为245编号;中央训练团军总纪念章,金属材质,圆形,直径约26mm,正面天蓝色调,白色梅花主图,上下端分别是“中央训练团”、“军总”美术字样,背面扣针下有“纪念章”3隶字和编号58;佩章,布质,长约70mm,高约40mm,上下四栏内分别写有“中央训练团重庆分团、第一军官总队、第一大队第一中队、学员 金汉朝”字样,背面是编号和有效日期,也许是时间长了的原因,号码和具体日期都已不见墨迹;军用差假证,纸质,长约200mm,宽约110mm,正面有中华民国卅十六年元月、中央训练团第一军官总队、总队长潘佑强、奉准金汉朝退役的文字记载和签名,背面是楷体印刷的《持用者注意》十一条,上方有“1月15日,准下次至湘”的手迹,并加盖了一枚椭圆形的红色公章。两枚私章,均为骨质,方柱形,黑色,1枚高约60mm,边长约20mm,篆体阴刻“金娓蘋印”(据《金氏宗谱》载,汉朝,又号运恩,字娓蘋),另1枚高约45mm,边长约12mm,篆体阳刻“金桂保章”(此章不知与金汉朝有何关系,待考)。其中,忠贞奖章是国民政府1945年12月特颁给在抗击日寇作战中负伤军人的。


这次在美菊大妈家勾取的回忆,让我联想到个人命运在民族命运中的分量,思考着一个人在国家的危急存亡中,应该为脚下的土地留下点什么。金汉朝壮士的墓就在大妈家左前方的坡地上,草丛中,有我们2009年立下的石牌。离开时,我有意去默奠了3分钟,以示我的景仰。


“八百壮士”金汉朝墓地

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美菊大妈保管的“八百壮士”文物先后上了《长江商报》全国版的文化专刊,上了湖北卫视的“八百壮士”《大揭密》栏目,在万众睹目中,它们所饱蘸的爱国深情一定会励人奋进,光耀千秋!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